基金一季报|新能源篇:整体回撤之下,有人降仓有人逆势加仓

  • 基金一季报|新能源篇:整体回撤之下,有人降仓有人逆势加仓已关闭评论
  • 0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理财知识
摘要

有基金经理建议减少短期收益预期。新能源作为2021年A股投资主线之一,新能源基金吸引了大量投资者。但进入2022年,在A股震动行情中,投资困难程度整体加强,新能源基金也风光不再,去年的冠军基今年也出现较大回撤。伴随一季报的披露,新能源

有基金经理建议减少短期收益预期。

新能源作为2021年A股投资主线之一,新能源基金吸引了大量投资者。但进入2022年,在A股震动行情中,投资困难程度整体加强,新能源基金也风光不再,去年的冠军基今年也出现较大回撤。

伴随一季报的披露,新能源基金的调仓动向也已基本出炉,不少基金经理在一季度减少了股票仓位,也有基金经理逆势加仓。对于热点赛道股,基金经理们的调仓出现分化。

崔宸龙管理规模缩减至三百亿水平,逆势提升股票仓位

新能源板块自去年末就已经开始连续调整,今年一季度延续了一路下跌的态势,wind新能源指数一季度下跌超22%,新能源汽车指数跌超20%,盐湖提锂指数跌超19%。

板块调整之下,新能源基金今年的营业额与去年相比堪称“冰火两重天”。从几位新能源范围较为知名的基金经理来看,所管商品大多数均在一季度出现10%以上的回撤,去年的冠军基则回撤超越20%。

即便是去年包揽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年度营业额冠军的基金经理崔宸龙,今年一季度也未能收成正收益率。他所管理的两只冠军基重仓股均集中在新能源产业链,其中前海开源公用事业以119.42%的收益率夺得2021年公募基金全市场营业额冠军,今年一季度收益率为-21.65%;另一只基金前海开源新经济A以109.36%的收益率摘得2021年混合型基金营业额冠军,今年一季度的收益率为-15.35%。

崔宸龙在2021年内管理规模猛增超越400亿,今年随着营业额回撤管理规模出现缩短,截到今天年一季度末,他的管理规模降低至332.96亿元,相较2021年末缩水了76.66亿元。其中,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规模降低了57.37亿元。

尽管板块回调,但崔宸龙还是提升了所管基金的股票持仓。截到今天年一季度末,前海开源公用事业的股票投资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率为94.53%,相较2021年末提高了4.50个百分点,前海开源新经济的股票投资占比则提高了1.11个百分点至94.48%。

包揽2020年基金营业额前四名的赵诣也是新能源范围较为知名的基金经理(其已于今年3月从农银汇理基金辞职),他曾管理的多只新能源基金今年一季度营业额也较为惨淡,农银汇理工业4.0(现任基金经理张燕)回撤超17%,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现任基金经理邢军亮)回撤超15%。

此外,郑泽鸿的华夏能源改革A跌超14%,冯明远的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跌超20%,陆彬的汇丰晋信智造先锋A跌超15%,施成的国投瑞银新能源A跌超15%。

上述几位基金经理中,选择降仓的占多数,仅有郑泽鸿与崔宸龙一样提升了股票仓位,将华夏能源改革的股票仓位增加了7.85个百分点至93.26%。其他几位基金经理所管的新能源基金的股票仓位均有所减少,其中邢军亮的农银新能源主题降低了8.73个百分点,现在股票仓位仅有77.50%。

重仓股有什么变化?宁德年代获明星基金经理增减不一

一季度,不同基金经理对于重仓股的调仓动作有所分化。

宁德年代作为被最多公募基金持有些股票,前述几只新能源基金对其的调仓动作各不相同。崔宸龙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在一季度增持了宁德年代51.53万股至200.73万股,持仓占净值比率从3.4%提高至5.12%。而他的另一只基金前海开源新经济混合则小幅减持了26.16万股宁德年代。

冯明远对宁德年代选择了增持,他管理的信达澳银新能源甄选在一季度大举增持宁德年代116.38万股,截至一季度末持有宁德年代160.30万股,占净值比率提高至5.85%,宁德年代也从该基金的第6大重仓股跃升为第1大重仓股。另外,陆彬的汇丰晋信低碳先锋股票对宁德年代小幅增持7.13万股。

其他几位基金经理则选择了减持宁德年代,一季度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对宁德年代减持41.82万股,华夏能源改革减持了42.58万股宁德年代。

对于上游锂电有关板块,崔宸龙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在一季度大举增持了亿纬锂能787.83万股,持股数增至2071.61万股,占净值比率提高至8.32%,亿纬锂能也从去年四季度末的第四大重仓股升至第一大重仓股。前海开源新经济混合也增持了亿纬锂能290.59万股。

其他几位基金经理在“锂业双雄”中分化,有些增持了赣锋锂业,有些则选择增持天齐锂业。冯明远的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增持了29.6万股赣锋锂业,使得赣锋锂业新进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同时减持了66.76万股天齐锂业,使得天齐锂业从第三大重仓股降至第十大重仓股。郑泽鸿的华夏能源改革同样增持了赣锋锂业,一季度增持227.16万股。

陆彬和施成均增持了天齐锂业,汇丰晋信低碳先锋股票增持了148.31万股天齐锂业;国投瑞银新能源增持了146.73万股天齐锂业,使天齐锂业成为该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

对于上游资源板块,施成的国投瑞银新能源大举增持了华友钴业346.39万股,使得华友钴业新进入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而郑泽鸿的华夏能源改革则减持了华友钴业138.64万股,不过该股依旧为该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

新能源板块后市怎么样演变?有基金经理建议投资者减少短期收益预期

4月以来,新能源板块整体仍处于下跌态势,基金经理们预计后续新能源行业将怎么样演变?

崔宸龙在一季报中写道,整个人类社会现在处于能源革命的重大转折点上,光伏和锂电池作为能源革命的生产端和应用端的代表,在此重大历史机会面前,具备巨大的成长空间,因此坚定看好围绕人类社会能源革命这一核心主线的投资机会。新能源运营商开始其商业模式的改变,中长期增长的确定性较高,相对于制造端,其渗透率更低,经营稳定性强,将来的进步空间大,其会关注新能源运营企业的中长期投资机会。

赵诣和邢军亮表示,4月整体仍将是情绪修复窗口,指数震动整固,重在结构。商品在聚焦新能源范围优质标的同时,沿着产业链纵深进行电子有关公司配置。成长板块在历程开年以来的大幅调整后,目前买卖拥挤度已回落至历史较低水平,来自仓位集中、买卖拥挤方面的重压已显著释放,中长期,科技成长仍是一同富裕下高水平进步、做大蛋糕的势必选择;更是中美博弈大背景下,适应迫切提高科技竞争优势需要、摆脱“卡脖子”困境的最鲜明的年代主线。将来其重点看好碳中和下的新能源方向,包含电动车、光伏等,与补弱点方向。

冯明远提出,展望全年,新能源产业虽然遭到原材料价格高企、疫情、国际贸易摩擦等多重不利原因的考验,但它仍然是目前最具进步活力的细分产业,中国有关企业的全球竞争优势依然明显。目前高企的原材料价格及疫情形势对当地制造业的价值带来侵蚀,有关股票的价值、市盈率出现了双杀局面,但这并不罕见,一样的一幕在每一轮经济波动中重复可见,出色的企业将在将来的经济复苏中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施成表示,设施制造业方面,长期将持续受益于光伏、锂电、半导体等产能扩张,维持较快的复合增速。新能源汽车方面,依旧看好电动汽车的销售量较快增长。新能源发电行业,现在行业的增长仍然受制于硅料产能的释放,根据现在的产能投放速度,预期在3、四季度供需矛盾会逐步缓解。

郑泽鸿则对投资者发出减少短期收益预期的建议。新能源在过去三年收益率非常高,看将来三年,他也觉得有较大回报率空间。但把投资周期缩短,譬如看半年或者一年,由于静态估值在高位,参与者较多,完全大概迎来较大波动。将来一年左右将是新能源产业链各个环节产能集中释放的时间点,从中周期角度,行业的某些环节供需将面临向下的拐点,这类环节在投资上的表现可能不会那样好。因此,在这个时间点,他建议投资者应该减少短期新能源收益率的预期,把眼光放长远,摆平心态,才能更好的应付波动。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顾志娟 编辑 陈莉 校对 陈荻雁返回搜狐,查询更多